关注我们:

搜索
查看: 1731|回复: 2
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[诗歌散文] 那一座小桥

[复制链接]
跳转到指定楼层
楼主
 
那一座小桥
肖海林


在通洲河上有一座小桥,她叫小河桥。桥南是小河口,当时是小河公社治所,辖八个大队,有供销社,粮店,食品,医院和一些勤行埠、渔行,有一所中学,带高中的那种叫--小河中学。是标准的政治、经济、文化中心。

桥北是我的家乡--柳李村。

桥南的种地,戴笠荷锄,负犂赶牛经过小桥到桥北种地。桥北的赶街、上学、就医都要走这小桥。那时,我每天从这桥三个来回去到小河中学上学。

图片
戴笠荷锄,负犂赶牛的老农

那时,桥不是特宽,全木结构,上铺桥板,有护栏,桥下水很大也深,不能说“其浩汤汤”,起码也“水何澹澹”。夏季丰水时,常有拖鼓船从桥下走过。所谓拖鼓船,其实是一艘带动力的木船绑上八至十艘装货的木船。船过之时,两岸卷起一米多远浪花,桥身也颤颤巍巍好久。

每到夏日黄昏,桥南的人们便用竹床,草席,床单把整个桥面铺得满满的,无从插足的那样,桥上凉快,有河风,无蚊子。乡里乡亲,一番南京白,打发夏夜的溽热。

那时,小桥桥板是完整的,每天上学,都会踏着桥板,看着桥下绿波漾漾的河水,天晴时多是打着赤脚踏着桥板,天雨天雪,穿上木屐叮咚叮咚走过。后来不知什么原因,桥北的桥板缺了很多,再后来,一块桥板也没了。我们要过这桥,只能匍匐着从桥的肋骨上(桥梁)过去,桥有一个不小的弧,对老年人难度可想而知。

图片
木桥留影

我有一亲戚就住在桥南桥头。后来直至现在,每读到“鸡声茅店月,人迹板桥霜”或“小桥流水人家”时,自然想到那小桥,那小桥边人家。

我亲戚是两位双目失明的算命先生,为了生计,经常到桥北穿乡,替人算命排八字。每到我家,老人都会坐下歇歇脚。一日,我见天快黑了,就好心地提醒:爹爹,天黑了,桥不好走。哪知爹爹说:你这伢,天黑天亮还不一样?哦哦,我错了。

后来,我离开了家,再后来,我听说瞎奶奶在桥上晒被子时不幸掉到桥下罹难了……

过了几年,我又来到了这小桥边,昔日的木桥变成了水泥桥,桥依然不宽,但很平坦,只是桥下的水少了,污浊了。

这么多年过去了,一个当年的垂髫少年现已两鬓秋霜,然而,那一座木桥仍然在眼前,梦里常常浮现。这小桥连接着过去与未来,承载着厚重的记忆与难以割舍的情怀。

2020.6.17
文字肖海林
图片肖海林及网络
编辑光头陈青
来自: iPhone客户端
 
沙发
发表于 2021-6-2 10:39:46 | 只看该作者
乡愁,就是儿时上学路上的那一座小桥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板凳
发表于 2021-6-9 12:23:41 来自江汉热线APP | 只看该作者
 
以前记忆粒粒再现。
来自: Android客户端
 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论坛说明:本页面所涉内容为用户自主发表并上传,所产生的一切法律责任及后果,均由用户自行承担,本网站仅提供存储服务。如存在侵权问题,请权利人与本网站联系!客服电话:0728-3319567

小黑屋|Archiver| ( 鄂ICP备12003601号-5 ) 鄂公网安备42900402000130

Powered by 湖北新领域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法律顾问:湖北为维律师事务所 冯兵律师

网络经济主体信息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